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租房资讯 > 房屋托管公司“高进低出” 4000人陷租房纠纷

房屋托管公司“高进低出” 4000人陷租房纠纷

发布时间:2015-05-22  神评论()

5月8日,长沙市芙蓉区维一星城华腾公司办公区一片狼藉,部分房东与租客在此商讨赔付事宜。记者 黄定都 摄


核心提示

这段时间,长沙一部分房东和租客们忧心忡忡。因华腾房屋托管公司出现兑付危机,有2000余套房不能履约,近4000名房东与租客受到波及。尽管大家对该公司提出的两套解决方案不满意,但还是有105户选择了在25日进行首批三方解约。

■记者 黄定都

华声在线-三湘都市报讯 怀孕几个月的谢瑶(化名)最近心烦意乱,她在长沙市天心区从托管公司处租下一间房,租约一年,可刚住进不到一个月,房东便找上门来要收房子。“4月,有不少租客陆续遭遇房东换锁、断水断电,还被拖出房门。”

房东、租客间的“战争”不断上演,派出所多次接到报警上门调解纠纷。

而这些租房纠纷的导火索皆指向长沙一家房屋托管公司——华腾公司(下称:华腾)。因出现兑付危机,该公司2000余套房不能履约,近4000名房东与租客受波及。

看着维权群里的各种消息,谢瑶等租客们每天在煎熬中等待着。

租房“战争”

4000人陷租约纠纷

今年3月,谢瑶从华腾手中租下天心区汀兰雅苑一套房子,并缴了一年房租(月租1445元、押金3000元)。

可还不到一个月,房东侯女士就找上门要收回房子。“我只收到了一个月的房租,华腾与我的合同已失效。”

谢瑶万万没想到,之前亲眼目睹的房东与租客的“战争”,如此快地就降临到了自己身上。

该小区17楼一名怀孕租客,同样从华腾租房,还剩2个月到期。5月3日,坡子街派出所3次接到这名租客的报警。因房屋租赁引发纠纷,4月以来,她陆续遭遇房东换锁、断水、断电等困扰,还被房东拖出房门过。

据估计,在长沙,华腾无法正常履约的房屋达2000余套,近4000人受波及。

4月10日,部分业主来到“华腾总部”——长沙市芙蓉区韶山北路39号维一星城901号房,进行询问与协商,却发现公司已搬离,只有部分工作人员在现场。

接下来,华腾一度出现座机失联、业务员集体离职、公司负责人不知所向。房东和租客开始报警、维权。

此后,一些房东开始收回房子,赶租客离开,他们之间的“战争”开始每天上演。

谢瑶加入了一个“华腾维权群”,每天看着各种消息,在煎熬中等待房东协商。

不合常理

租房“高进低出”,如何盈利?

若不是停租,谢瑶不会和侯女士接触。

见面谈及租金,双方都觉得“不可思议,不合常理”。

华腾付给侯女士的租金为1700元/月,远高于谢瑶租房价格1445元/月。“房子按市价租出,托管期最低36个月外加45天,其中45天免租期,还有一月租金作押金。”侯女士称。

如此“高进低出”、免中介费,华腾如何盈利?侯女士更是质疑其动机:扰乱、垄断房屋租赁市场,甚至不正当竞争。

长沙市房地产中介协会秘书长刘元林说,“房屋管家”的概念七八年前就有,但目前没有一家房屋托管机构备案。长沙城区每年房屋出租的挂牌房源约2万套。一家大型中介机构一年成交房源三四千套,仅少量房屋托管业务。“华腾一年三四千套的托管规模,算是长沙最大的托管机构。”刘元林认为,短期内它的市场占有率如此高,有些反常。

对目前的“高进低出”现象,华腾法人代表、28岁的常德津市人鲁渊表示,自己并不知情。

管理混乱

“过度放权,监督不力”,公司法人声称:亏损千万

华腾是一家多元化便民服务产业链的企业,主营房屋、汽车租赁、投资、教育、科技、旅游六个管家服务。鲁渊介绍,市场策略是搭建O2O平台,在构想中,房屋管家只拓展线下客户资源,为租客、房东提供装修设计、家政、搬家、物业等整套服务,以此实现盈利。托管收费“平进平出”。然而,平台还没有构建好,问题却凸显。

“公司不久亏损千余万”,鲁渊称这跟他年轻、过度放权、未直管财务、公司监督不力有关。“托管业务交给叔叔谢朝阳在管,我很少过问。日常我只负责三件事:要钱、发工资、擦屁股。”

鲁渊称,自己15岁就开始出来谋生,此前有过几年的房产中介工作经历,小学毕业的他看不懂财务报表,连公司请的财务也是刚毕业的“90后”,公司监督力几乎为零。有些员工收取中介费、租金,却隐瞒不报、谎称房屋空置;有的伙同中介、租客作局,套取利润;有些钻“高进低出”空子,自己以低价从公司租下房子,再高价租出,赚取差价;更有员工卷款而跑……

为促使交易达成,业务员不太考虑控制成本。鲁渊说:“收房价高,容易拿下房子;出租价低,房子易出手。”

华腾多名员工透露其底薪为400元每月,余下靠提成(每月租金的50%),收入可达七八千元。春节前,公司发起突击拿房计划,一个月内租赁了上千套房子,收入最高的业务员当月月薪近10万元。

构架复杂

知情者:有诸多子公司,资金流向模糊

对于亏损1000万元,具体的财务数据并未公开。鲁渊称,有专门的审计公司出具了报告,已交给派出所。

知情人士则告知,华腾设立了诸多子公司,混淆视听,使得资金流向模糊。

记者注意到,华腾旗下与业主签约的公司有湖南华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湖南华腾汇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、湖南华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。

此外,鲁渊名下还有湖南省泰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、长沙腾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长沙腾鹰酒店有限公司、湖南汇融汽车租赁有限公司、长沙华腾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。华腾公司总经理谢朝阳注册了保洁公司。

华腾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跟注册地也出现了多轮变更。

公司过多,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现代华都业主刘先生与华腾签订的合同上,乙方为“湖南华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”,章印却为“湖南华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。

解决善后

公司发布两种方案都被指不合理

经过几轮协商、斗争,4月25日,华腾对外发布了两种善后方案:应急式的一次性折扣和分期付款式100%支付。

发布的处置方案里,选择一次性三方解约,统一从4月20日起算,剩余天数按租客日租价折算,若租约9月30日到期,则按35%计算;10月1日之后到期的按45%算。

谢瑶租住的房子,侯女士2014年10月2日租给华腾公司,谢瑶2015年3月24日从华腾公司手中转租。正常情况下租约到期,侯女士收租金约18700元;若一次性解决,她只能拿到7152元。“三套房子一下损失三四万元,这很不合理。”侯女士表示。

而分期付款方式则是:5月20日,支付租客已付租金×20%给房东;11月20日,支付租客已付租金×10%给房东;2016年2月20日,支付租客已付租金×5%;2016年5月19日,支付租客已付租金×65%。

众多房东和租客并不认可分期付款方案,认为华腾把损失转嫁“是不公平、不合理的行为”。

“我没有把资金抽逃,经侦已来调查过,如果涉及刑事犯罪,他们早把我抓了。”鲁渊说,自己没有恶意卷款跑路,而是在筹钱,他名下还有房产和车辆,已着手拍卖。此外,还临时借了1角利息的贷款应急。

最新进展

25日将进行首批解约

5月21日,侯女士告诉记者,湖南华腾汇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了公告函称:截至5月19日,共登记100余户选择一年兑付解决方案,25日统一预约首批105户解约,同时将签订三方解约协议的细节公布。

付款说明中,兑付按季度支出。首批兑付20%从6月1日起。

侯女士选择了一年解约,但依旧担心2016年5月那次的支付。“必须得有人来监督每期的还款情况;同时,兑现后应及时公布。”

律师说法

已合同违约 可提起民事诉讼

有业主向文艺路派出所报了案,时隔1个多月,至今没有得到立案回复,这让诸多华腾维权人士很困惑。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刑事立案标准严格,这其中有存在现实困境,“不立案,不能查;不查又不能掌握证据”。

精彩律师事务所姜建均律师受理了部分房主的诉讼请求。他直言华腾实际上玩了一个概念,虽签订委托代理协议,实际上形同转租关系,把房子从业主手中租赁过来,按照正常委托,它不能把租金收到公司或者法人代表个人账户。

他分析,目前可以认定华腾公司已合同违约,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但还不能界定华腾已刑事犯罪。姜建均表示,只有确定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”,出现长期挪用资金或者放进私人口袋、占为己有,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上述行为,才能认定该公司触及刑律。